当前位置: 首页> 特色旅游

甘孜光影——塔公行摄路线

发布时间:20-11-12

汽车在崎岖的山路上小心翼翼地转着一个又一个的弯,雨刮器开到最大挡,仍不能完全看清路面,这是条已经被重车撵出深深车辙的路面,有着数不清的大坑小凼,时不时有尖尖的石头威胁着汽车底盘。

快走出这片乌云了,我已经看见远处的山顶露出蓝天,相信再过一会儿就会阳光白云,说不定还会遇到彩虹呢。

图二 从塔公到甘孜的公路

一切都发生在从塔公到甘孜的路上。我们一早从康定出发,在折多山、新都桥、塔公草原一次次停留拍照,最终午后的一场暴雨让我们无奈地收起相机,开始赶路。这已经是我第三次走上川藏北线,这次目的地是石渠和德格,路途虽然艰辛、遥远,也风光旖旎,文化厚重,不仅有闻名于世的德格印经院、世界最长的石渠玛尼墙和最大的玛尼石城,还有碧水青山的高原自然风光,你可以用广角镜头描绘大自然的广阔,也可以用长焦镜头捕捉细腻变幻莫测的光影,不愧是摄影家的天堂之路。

图三 用尊敬为虔诚留影

在车子转过一个弯后,一片阳光透过乌云射了下来。路边突然出现了朝圣者,男男女女五个人的朝圣者队伍,前后间隔百米,领头是一个很小的孩子。这孩子小小的个子,干燥的脸上起了皮,鼻子上仍然有着藏区孩子惯有的鼻涕,额头上已经有着浅浅的茧子,胸前围着皮围裙,手上戴着木制的厚厚的手掌,每一个长头都磕得十分标准,木然的神情和清澈的眼睛十分不协调。我被这孩子打动,忍不住下车和他们攀谈起来。这是一家人,小孩子今年5岁,从甘肃玛曲来,已经走过一年艰辛的道路,准备再用5年的时间朝拜到圣城拉萨,去完成心目中最美好的一次朝圣,到时候孩子也就留下来出家学习宗教。唏嘘一阵,除了佩服还是佩服,赶紧资助些钱粮略表心意。

图四 德格印经院

车到甘孜,依山而建的甘孜寺看起来十分雄伟,车子沿着城边一条狭窄的水泥路盘旋而上,不多久便到了寺门。甘孜寺系格鲁派(格鲁藏语意为善律),已经有三百多年历史,文革时被毁,1980年前后重建。新建的大殿为四层建筑,雕梁画栋,相当气派,我感觉钢筋混凝土建筑的寺庙似乎少了很多灵气。本以为仅仅拍两张到此一游的照片便离开时,一阵伴随着长长法号的诵经声从大殿旁边一座佛堂传来,引我前去。这是一座比大殿稍小的佛堂,厚重木质大门包着鎏金的铜扣,门环上系着洁白的哈达,脱鞋进入佛堂,清晨的缕缕阳光透过窗户洒在佛堂,形成束束光斑,堂里坐着百十个着黄批红的喇嘛,或念经、或掌罄、或击鼓、或吹着长长的法号,梵音袅袅,像一首动听的大合唱,在一个个大柱上,挂着很多像是用来祈神的服饰,异常华丽,香炉里阵阵煨桑的烟雾,给整个佛堂带来一种神秘感。

图五 寺庙里的小喇嘛

这种环境对任何一个摄影人而言,都是一种致命的诱惑。当然,拍摄一定要征得同意。现场光线非常差,透过窗户的阳光在佛堂里形成较大光比,稍不注意便会形成曝 光过度或不足,而现场无法使用三脚架,打开闪光灯则完全破坏了环境气氛。我使用一台徕卡D-LUX3和一台尼康D200搭档,把感光度调整到400, 尽量依托现场柱子、供桌等固定相机,使用连拍增加成功率,同时在构图中避开大的光比部分,用徕卡的广角16:9画幅拍摄场景,用尼康配 一支50mm F1.4抓一些人物特写。边摄边行,渐行渐远。在扎溪卡草原深处,让你更难想像的是,这里竟有一座由虔诚的藏人用一块块玛尼石堆砌而成的玛尼石城,他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从无到有,从少到多,从低到高,真真堆砌成这座巨大的巴格玛尼石城。据介绍,由于石块的重量,地质沉陷,地上有多高,地下就有多深。这绝对是一座虔诚藏人的心灵之城,信仰之城。

图六 层叠的山脉,隐约出现的彩虹,让旅途有了更多神秘

在距离石渠县城50公里之外,是虔诚藏人创造的另一个奇迹——巴格玛尼墙。巴格玛尼墙全长1.7公里,完全是由一块快刻满经文的玛尼石堆砌而成,每隔一段便有几座白塔,第一块玛尼石距今已有300余年历史。我沿着规模浩大、气势磅礴的玛尼墙走了很久,心灵的震撼远远大于眼中的奇迹。与我们同期而到的,是一群群转经藏民,身着节日盛装,头上、项上戴着价值不菲的玛瑙、玉石,手摇转经筒,口诵长经,或一步一叩等身长头,或膜拜着玛 尼石墙中嵌入的佛像,对于我这个外人手中镜头,他们不恼不避,甚至主动问候一句:“扎西德勒”!当看见数码相 机回放时,羞涩地笑笑继续前行。

图七巴格玛尼墙

图八 甘孜行摄路线

1、巴格玛尼石城

踩着德格印经院吱吱作响的木地板,闻着混合着古木、酥油、烟墨暗香的空气,惶惶然犹如跨越时空,回到那个活字印刷的时代。

2、从德格印经院回到历史

回到玛尼干戈,走过新路海,翻过海拔5050米的雀儿山,前往最后目的地——德格。德格县城坐落在更庆镇欧普龙沟口,而如雷贯耳的德格印经院便就在这城中。德格印经院布局为回字形,有朱砂研磨室、纸张裁切室、印刷室、印版收藏库、装订室、经书保管室等, 由于印经院不许点火点灯,所以造纸作坊和雕版作坊便放在印经院对面。其中印版收藏库收藏了大量藏文化五明学各科著述和藏传佛教各派经典(如红教《宁玛举布》、 花教《萨迦干布》、白教《当波文集》、黄教《宗喀巴文集》以及苯教《鲁布》),包括在印度早已失传的《印度佛教源流》和藏文、梵文、乌尔都文三种文字版本的《般若八千颂》等珍本、孤本,还藏有涉及历史、科技、传记、藏医、历算、逻辑、语言文法等藏文化科技方面的典籍及古老佛画、印版数达20多万块,涵盖70%藏文化典籍,被誉为“藏文化三大发祥地”之首。

图九 长途跋涉来朝拜的孩子

今天,德格印经院仍然采用传统的手工工艺,对机械化避之不及,每一个工序都遵循着严格的程序,如造纸,必须选用藏地一种叫“阿胶如交”带毒性的草根特制,纸色微黄,吸水性、柔韧性强,而且防虫蛀鼠啮,久藏不坏;印版则在每年秋天选用产于德格、白玉、江达等地上等红桦木特制而成;用墨方面,重要经典一律用朱砂印刷,其余选用上等松 烟墨或白桦树皮熏制的烟墨,为改良墨质,还掺入药材佛手参、松香等。

图十一 途中随处可见的经幡

图十二 在扎西卡遇到一对母女

踩着德格印经院吱吱作响的地板,闻着混合着古木、酥油、烟墨暗香的空气,听着印刷工人呢喃的诵经声,穿梭在一排排整齐经版中间,惶惶然犹如跨越时空,回到那个活字印刷的时代。在这里,我拿着相机,忠实地记录着每一个人和每一个细节,这里所有的人都认真而虔诚,因为他们相信,这份工作,不仅仅是工作而已,而是 积德的善举。而这些印刷的工序,也依然保持着最早的风貌,或许是想要告诉我们,只要信仰不变,一切都不会变。

图十三 新路海的玛尼石

图十四 巴格玛尼石城和当地老人

本想把印经院的一切都记录下来,也为历史作个备份,可是印经院有规定,很多地方是不许拍摄的。我遵守了,因为很多时候,遵守和敬畏也是信仰的一部分。

 阳光透过窗户打在餐碗上,红碗和白色蒸气形成反光,映照在脸上,和藏传佛教红黄两色呼应。

图十六 塔公寺内景

图十七 新都桥

图十八 德格印经院的刻板

旅行提示

● 甘孜地处高原,海拔在3000~5000米之间,可能会出现高原反应,要多加小心,走路千万不要太快。虽然藏区的青稞酒很好喝,但是千万不要贪杯。要多喝水,多吃富含维生素的食物、蔬菜,一般一两天以后就会慢慢适应了,如果还是有比较强烈的反应,要尽快去医院看看。

● 这里昼夜温差较大,早晚注意保暖,强烈的紫外线可能会晒伤皮

● 如果是自驾车旅行,出发前最好进行一次全车保养,特别提醒大家注意的是藏区加油站一般没有97号汽油,而且深秋到初春甘孜温度较低,最好准备防冻液、防滑链。

● 在藏区,一定要尊重少数民族的习俗,不管在哪儿,要先征得允许再拍照,可以多准备些糖果送给藏区的孩子们,希望大家不要给钱,以免带坏孩子。

上一篇: 游记|一个南方女孩眸中的康巴什
下一篇: 高速上,大巴司机突发脑梗……他两步操作救了几十条生命!